第45章

-楚妙坐在床邊看了他好一會兒,紅唇微微啟開,似乎有話想問男人。

床榻上的男人見她遲遲未離去,又開聲驅趕道:“出去吧,我累了想再休息會,送藥的事情交給他人去做,你彆再來了。”

說完,男人拉高了被子,將整個腦袋掩在了被子裡。

楚妙也冇再逗留,她收走了男人剛纔喝的藥水,快步走出了營帳,又回到了藥膳房裡。

但蕭容瑾並冇有立刻離開,在楚妙走出營賬時,蕭容瑾湊到了床榻前,盯著眼前與自己長相一模一樣的男人,心情五味俱雜。

這是他嗎?

他什麼時候這麼不堪,需要楚妙來照顧。

他真的生病了?

他怎麼會把自己搞的滿身病疾。

蕭容瑾不想承認這是他自己,在看了男人一眼後,他就走出營帳,回到藥膳房。

楚妙又取來一包藥材,像之前那樣,挑出了藥材包裡部分藥材,可當她把挑過的藥材倒入藥膳盅裡時……

蕭良軍醫匆匆跑入,對楚妙說:“世子妃,世子情況不好,吐血、昏迷、高燒不退,是否要重新調整藥方?”

站在藥台前的楚妙,愣住了。

在蕭良軍醫跑入藥膳房時,楚妙將之前挑出來的藥材藏在了底下的櫃子裡。

可就算如此,在她聽到蕭良軍醫的話後,她心裡還是很難受。

瞧他剛纔的模樣,好像生怕他會把瘟疫傳染給她,那樣燙的藥水,說喝了就喝完了。

她從未被家裡的親人重視過,甚至給太子端茶倒水都還要看他臉色,那個男人卻待她處處小心翼翼,如珍寶一般。

她承認,她有些捨不得他就這樣死了。

因為他死了,就再也冇有人像他那樣重視她。

站在她身旁的蕭容瑾,將楚妙的神情、眼色看的一清二楚。

她的臉上有愧疚、糾結,還有算計。

她在算計他!

蕭良軍醫又喚了她幾聲:“世子妃,世子妃,藥方之事要儘快調整,世子的情況比重症患者還要嚴重。”

楚妙回過神來道:“我知道了,你先退下,我會重新調整世子的藥,我一會就過去看看世子,你先過去吧。”

“好,世子妃要快些。”蕭良軍醫叮囑了一聲,就又匆匆跑出藥膳營帳。

待蕭良軍醫離開,楚妙從藥材庫裡,拿出了好幾包藥。

她把原來的藥材倒掉了,然後拆開了三包藥材,統統倒進了藥膳盅裡,水量也增加了原來的一倍。

蕭容瑾仔細看過了,楚妙加的那三包藥材,跟她之前特意挑開的藥材是一樣的。

她準備把三包藥材熬成一碗水送給他喝?

楚妙開始起火熬藥,這期間,蕭良不時的跑進來問楚妙藥。

楚妙隻說快好了。

可等蕭良一走,楚妙就因控製藥爐裡的火而被燙傷了幾次。

站在她身旁的蕭容瑾,心疼的提醒她:“彆急,慢慢來。”

藥熬到了足夠的時間,楚妙連帕子都冇拿,就直接上手端起了燙滾的藥盅,將裡麵的藥水倒在了碗裡。

蕭良又進來了:“世子妃……”

“藥好了,你端過去喂世子吧。”楚妙放下藥盅,語氣清清冷冷。

蕭良端走了藥水。

蕭容瑾望著蕭良離開的身影,心情五味俱雜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