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

-

"諸位!"

這時候,國王環視一圈,微微笑道:"這段時間,咱們逐日公國捷報連連,今日,咱們就好好慶祝一下。"

說著,國王舉起了酒杯。

一時間,諸位城主也都紛紛舉杯。

"陛下!"

這時,詹超乘著酒興,站起來衝著國王笑道:"今天這麼開心。不如讓富田作畫一首,以增酒興,如何?"

說著,就笑嗬嗬的看著旁邊富田。

富田是淩雲城城主,還是逐日公國有名的畫家,並且,和詹超關係要好。

唰!

話音落下,其他城主的目光,也紛紛彙聚在富田身上,一個個附和叫好。

"對對,富田來做幅畫。"

"好久冇見富田畫畫了....."

"今天機會難得啊!"

在眾人的追捧下,富田緩緩站起來,衝著國王笑道:"既然大家興致這麼高,那我就現場做一幅畫吧!"

"好!"

國王露出一絲微笑,點了點頭。隨即命人準備畫案,以及筆墨和紙。就看到,筆是漂亮的羽毛筆,這個羅蘭大陸冇有毛筆。

作畫?

這一刻,嶽風心頭一動。也來了興致。

當年還在嶽家做少爺的時候,嶽風曾學過東西方的繪畫,算是有些造詣,此時很想見識一下羅蘭大陸的繪畫藝術。

很快,所有東西準備齊全,富田拿起羽毛筆,開始認真繪畫起來。

一時間,不管是國王,還是詹超這些城主,都認認真真看著,一個個臉上滿是期待。

要知道,富田的繪畫藝術,不僅在逐日公國很有名氣,在整個羅蘭大陸,也有一定的影響力。隻要他畫的畫,必定是經典。

相比之下,嶽風卻是一臉的悠然。

幾分鐘後,在眾人的注視下,富田終於畫好了一幅山水圖,笑嗬嗬的衝著國王道:"陛下,這是我畫的山河圖,寓意咱們逐日通過,能早日統一大陸,山河永固!"

說著,富田將畫卷舉起來,讓周圍眾人欣賞。

就看到,畫捲上的山水,山勢磅礴,水流潺潺,遠近景勾勒的十分巧妙,是難得一見的佳作。

嘩!

霎時間,詹超和其他城主,目光緊緊盯著畫卷,禁不住讚歎起來。

"好畫!"

"山河永固,這寓意太好了。"

"真不愧是咱們逐日公國的第一畫家,厲害..."

在周圍眾人的讚歎下,國王也是點頭讚許,目光中透著欣賞,大笑道:"哈哈。好,富田這幅畫很不錯,寓意山河永固,十分貼切,不錯。"

呃!

看到這一幕。嶽風忍不住啞然失笑。

臥槽,就這種畫工,也能被稱作佳作?在九州大陸,這也頂多算是中學美術班的水準!

"唰!"

嶽風的表情,周圍眾人冇怎麼留意,卻被詹超看在眼裡,霎時間,詹超臉色陰沉,壓製不住內心的怒火。

"風濤!"

下一秒,詹超終於忍不住,衝著嶽風怒喝道:"你笑什麼?你這種人,也懂得繪畫嗎?"

剛纔國王封他為公爵的時候,詹超心裡很不爽,而此時,又見嶽風笑朋友的話。就徹底忍不住了。

傻逼!

麵對詹超的怒斥,嶽風暗罵一句,隨即笑眯眯道:"你們能笑,我就不能笑?"

說這些的時候,嶽風滿臉的不在乎。

"你..."

詹超臉色漲紅。一時不知道如何反駁。

這時候,國王看著嶽風,忍不住開口道:"怎麼?風濤先生,也懂得繪畫嗎?"

"略懂一點!"嶽風點頭道。

國王微微一笑:"那你覺得富田這幅畫如何?"說著,眼中滿是期待。

嶽風緩緩站起來,看了看富田的山水圖,淡淡道:"畫工可以,不過意境不夠,總的說來,也就一般吧!"

啥?

一般?

聽到這話,不管是國王,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這個風濤,好大的口氣,竟敢如此評論富田的畫作。

"真有意思!"

終於,詹超反應過來,怒視著嶽風道:"說的你好像很懂一樣,還說什麼意境,你知道他是誰嗎?逐日公國,乃至整個羅蘭大陸,最有影響力的畫家。"

與此同時,周圍的其他城主,也都忍不住紛紛指責。

"不錯,彆不懂裝懂!"

"我看這傢夥,實在嘩眾取寵呢。"

最有影響力的畫家?

聽到這些話,嶽風輕輕一笑。懶得辯解。

這時候,旁邊的紅裳,也有些急了,輕輕拉了下嶽風:"風濤,你彆亂說話啊。"

雖然這個風濤。確實有許多過人之處,但也不能如此評論富田的畫啊。

嶽風笑了笑,示意紅裳不要緊張。

"風濤!"

這一刻,富田也反應過來,目光看著嶽風,緩緩開口道:"你說我的畫一般般,看來,你在繪畫上,很有造詣了!"

嶽風撓了撓頭,謙遜道:"造詣不敢當。也就是略懂一點而已。"

哈哈...

聽到這話,詹超和周圍不少人,忍不住鬨然大笑。

這傢夥,這麼快就慫了?

這時,詹超掩飾不住的輕蔑。衝著嶽風冷笑道:"我看你什麼都不懂,既然不懂,就不要胡說八道,免得丟人!"

與此同時,周圍的幾個人。也都紛紛點頭。

"就是....以後彆亂說話!"

"還以為多厲害呢。"

"我看這人剛做了公爵,有些忘乎所以了..."

聽著眾人的話,富田露出一絲笑容。

下一秒,富田一臉大度的姿態,衝著嶽風道:"行吧。既然你這麼說,我也不跟你計較了,以後你若有興趣,想學繪畫,我可以教導教導你!"

你教導我?

聽到這話。嶽風忍不住笑了起來:"富田,說句實話,你的畫真的一般般,就不要擺架子了!"

說真的,若是富田不說這句話。嶽風也不會跟他較真,但他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,讓嶽風心裡很不爽。

唰!

聽到這話,富田身子僵在那裡,臉色難看至極。

馬德,這傢夥真是不識抬舉。

與此同時,整個大殿,也是炸開了鍋。

"太狂了.."

"這風濤,真是不識抬舉..."

就連亞伯和紅裳,也是臉色一變,頓時急了。

很快,富田反應過來,幾乎要氣炸了,衝著嶽風冷冷道:"很好,很好,聽你的意思,你在繪畫上的境界,要在我之上了,既然這樣,就請你也現場畫一幅出來,讓我好好請教請教!"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