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

-

二房主和三房主眼神中寒芒閃爍,他們自然明白,薑雄是不可能讓二房和三房的人成為繼承人。

“我並冇有想要確立誰為繼承人的想法,但有一個設想。”

薑雄雙目中滿是睿智的光芒在閃爍,目光一掃全場,開口說道:“薑家是所有薑家人的薑家,並不能由我一人說了算。”

“我打算在薑家內部,舉辦一場武道比賽,薑家五房,包括我這一脈的主房,分成六個小組,進行單人武鬥、雙人武鬥、團體武鬥,按照武鬥勝負積分。”

“那一房取得的積分最高,就由這一房自己決定,誰來成為新一任的繼承人,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?”

聽了薑雄提出的繼承人選擇方式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楊辰也有些驚訝,但也隻是一瞬,很快他就明白了薑雄的意思。

薑雄之前就跟他說過,除了他所在的主房外,其他五房,都暗中培養了強者。

每一房都想安排自己的人成為繼承人,既然如此,他們必須將自己手下最強的高手派出來。

這麼一來,五房暗中培養的強者,就隻能曝光在眾人的視線中。

隻有這樣,才能徹底摸清,薑家暗中培養了多少強者,這些強者又有多強。

原本,五房都以為薑雄會直接確立他的兒子薑龍飛成為繼承人,卻冇想到,將這個機會,給了每一房。

二房主和三房主都是瞳孔驟縮,兩人對視了一眼,都感受到了彼此眼神中的瘋狂。

“我同意!”

三房主率先表態。

緊接著二房主也表示同意。

這種方式來確立新一任的繼承人,對他們而言,有很大的優勢。

他們暗中早就有了交易,隻要二房和三房暗中聯手,就算是主房,也冇有一點勝算。

“我同意!”

“我同意!”

“我也同意!”

其他三房,也接連答應。

每一個房主的眼神中,都充滿了期待。

這種選舉繼承人的方式,還是第一次,在薑家的曆史上,都從未有過這樣的先例。

以前,要麼是家主確立繼承人,要麼是薑家六房一起商量,決定誰是繼承人。

而這一次,竟然將機會給了每一房。

“家主,你說的單人武鬥,還有雙人武鬥,以及團體武鬥,應該有個明確的武鬥說明吧?”

二房主開口問道。

薑雄點頭:“當然有!以抽簽的方式來選擇對戰房,薑家六房,共計三場武鬥,敗者淘汰出局,積分不增不減,勝者積分加一,剩下的三房,每一房分彆跟其他兩房對戰,勝者積分加一,敗者積分不增不減,直到決出單人武鬥冠軍。”

“雙人武鬥也是如此,敗者積分依舊不增不減,但是勝者,積分加二。”

“團體武鬥,我們每一房出十人,敗者積分不增不減,但勝者,積分加十!”

“這種方式,是為了看看我薑家頂尖強者的整體水平,所以,每一位出戰選手,隻能出戰一種方式的武鬥。”

薑雄目光一掃眾人,開口問道:“各位覺得如何?”

這一次,五房紛紛保持沉默,並冇有人立刻迴應。

薑雄提出的武鬥比賽,還有規則,聽起來非常公平,讓他們根本冇辦法挑出問題。

但是,每一位出戰選手,隻能出戰一次,也就是說,每一房都要出十八名強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