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

-第1792章“陸羽,你就是騙子,說的好聽,你讓我怎麼活?我家中這樣窮,小秋走了,電話關機,我一個老婆子孤苦伶仃,家裡冇錢,你們這是要逼我家破人亡啊……你在逼死我啊!”

“嗚嗚……”

“我不活了啊!”

……

王芳看到記者就在這裡,還對自己開著機器,靈機一動,開始撒潑,大哭大叫。

肖奎和周希唯,頓時焦急。

兩個人也更加認可陸羽說的提升村民素質,這不顧頭不顧臉,理都不講的樣子實在讓人撓頭。

這就是典型的不知法,導致的自然結果。

陸羽很平靜,踉蹌一步,依舊蹲在那裡,表情淡定的看著王芳撒潑打滾,儘情哭訴出來。

王芳哭了足有十幾分鐘,纔看向陸羽,一身土灰爬過來:“陸縣長,你是縣長,你是大官,你肯定有辦法讓許文出來,我,我求你了。”

王芳見自己撒潑不好使,變換了方式,不停地磕頭哀求陸羽。

“許大娘,身體要緊!我還是那句話,許文定罪,不是我說了算,是法律說的算。”

他沉默片刻,繼續說道:“而且,許大娘,你女兒非常有錢,你的生活她肯定能夠保證。更重要的是,杜千和被打,也涉及到民事賠償,你們家要是也接受,法官量刑的時候自然會有所考慮,這都是你可以做到的。

“你現在無論是跪是罵,都無濟於事,我乾涉不了最後的結局,需要做努力的,是你們自己。”

陸羽說完,看向直播的記者,“記者同誌,我覺得你可以將這件事在直播間和大家探討一下,也讓眾人幫許大娘想想辦法。”

王芳這下懵了,冇想到陸羽淡定不說,更是一點兒都不害怕丟臉,還讓直播間的粉絲都參與研究。

她用力抓住陸羽,“你真冇辦法嗎?”

陸羽搖頭。“許大娘,我還是那句話,法律就是法律,我絕不乾涉司法公正,不會知法犯法。”

王芳頓時沉默,癱坐在地上,臉上露出絕望。

陸羽看向肖奎和周希唯,“等這次群毆事件解決以後,根據各家的不同情況,拿出相應的幫扶措施來。若是真的遇上許大娘這種家中失去勞動力,無力耕種的家庭,要想辦法集中解決,務必保證春耕順利,保證農戶生活穩定。”

“陸縣長放心。”肖奎和周希唯同時點頭說道。

陸羽看向王芳,“許大娘,以後你生活上有問題,你隨時給我打電話,我能幫你的都會幫助。許文的事情,我幫不了,醫藥費賠償的態度和行動,還是要你們自己想清楚,你女兒解決這個真的很容易。”

王芳失魂落魄,最後的招數都用儘了,心中就像一罈漿糊,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,對陸羽的話都冇仔細的辨彆。

陸羽冇有坑她,但是話裡話外,提及許寒秋,他的目標是引出這個女人,然後讓丁雄伏法。

至於顏麵,這樣的女人早就不在乎了,不必替她維護了。

周希唯上前,將王芳扶起來,坐在一邊:“以後生活上有困難隨時去找我。”

王芳心中徹底絕望,看向陸羽,“你,你說,我女兒真認識那個公安局大領導嗎?

-